全国服务热线:

400-0372-699

大豆腐竹加工企业艰难地维持着生存

时间:2020-08-02来源:admin

 去年大豆减产,余粮不充足,供需缺口扩大,是国产大豆价格上涨的推手,大豆现货价格也呈现出不同幅度的上涨。

 在业内人士看来,国储大豆“细水长流”式的投放,不足以缓解市场当前的“饥渴”。在新一季大豆供需平衡的降价区间到来之前,大豆深加工企业无奈地选择自我消化高成本,艰难地维持着生存。

 上半年大豆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是去年黑龙江大豆主产区受灾,收成仅达到往年的六七成,产量明显减少;再加上贸易环境的情况,进口会受到影响的预期,引发了上半年抢购大豆的现象。

 今年612日开始,国储大豆开始拍卖,截至72日共计四轮拍卖,全部成交且溢价一轮高过一轮。从第一拍最高成交价5270/吨到第四拍的5570/吨,最高价上涨300/吨。

 对于以大豆为公司产品生产的主要原材料的企业来说,上半年的日子并不好过。尤其是一些大豆深加工企业,大豆原料占生产成本的比例较高,对公司毛利率和盈利能力影响明显,其价格波动也直接影响着公司效益。

 豆制品价格高企之下,企业如何维持正常经营、控制成本?“本身今年市场就不景气,产品需求有所降低,调高价格势必更影响销量,只能是微微调(高)一点。”陈永华表示,大豆原料上涨的成本只能是内部消化。另外,公司也从渠道竞争、市场开拓方面寻找突破口,尽量提高公司效益和恶劣环境中的适应能力。

 在大豆价格迅速上涨的过程中,不只是价格高,一些地区还处于高位无货的状态。记者了解到,黑龙江嫩江县部分小型非转基因豆油压榨公司目前已处于歇业状态。“(大豆)原料不够了,5000多一吨的价格太高了,没意思,等于白干,等年底再生产吧。”一位公司负责人说。来源: 经济观察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