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服务热线:

400-0372-699

陈氏双强高端腐竹浅谈大豆文化

时间:2020-07-11来源:admin

  陈氏双强高端腐竹浅谈大豆文化,由于我国人民历来就十分喜爱大豆,所以在长期的生产和生活中,逐步地形成了绚丽多彩的大豆文化。不仅在生产中创造了许多传统技艺,而且,在生活上还创造了以闻名中外的豆腐为代表的各式各样的豆制食品。同时,许多著名文人以大豆为题材吟诗作画,民间还广泛地流传着与大豆有关的谜语、谚语、歇后语。比如“种瓜得瓜、种豆得豆”,“小葱拦豆腐,一清二白”,“清明前后,种瓜种豆”(江南农谚)等等。

  

  自古以来,我国有许多文人学士与豆腐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他们食豆腐、爱豆腐、歌颂豆腐,把豆腐举上了高雅的文学殿堂,留下了许多赞美豆腐的妙句佳篇。如唐诗中广为流传的“旋乾磨上流琼液,煮月铛中滚雪花。”在陆游的诗中有“试盘推连展,洗煮黎祁。”诗人注释说:“蜀人名豆腐曰黎祁。”宋代著名学者朱熹曾专作《豆腐诗》云:“种豆豆苗稀,力竭心已苦。早知淮南术,安坐获泉布。”诗中描述了农夫种豆辛苦,如果早知道“淮南术(制作豆腐的技术)的话,就可以坐着获利聚财了(泉布即钱币)。在北宋的《物类相感志》中有:“啜菽”的话,作者注说:“今豆腐条切淡者,蘸以五味。”这些记载说明当时豆腐已是人们爱吃的食品了。北宋诗人苏东坡诗曰“煮豆为乳脂为酥,高烧油烛斟密酒”。元代诗人郑允端诗云:“种豆南山下,霜风老荚鲜;磨砻流玉乳,煎煮结清泉;色比土酥净,香逾石髓坚;味之的余美,玉食勿与传。”写出了豆腐的色香味。另一元代诗人萧大雅曾作长诗咏豆腐,其中有云:“戎菽来南山,清猗浣浮埃。转身一旋磨,流膏入盆来。大釜气浮浮,小眼汤洄洄。霍霍磨昆吾,白玉大片裁。烹煎适我口,不畏老齿擢。”生动、有趣地叙述了古代制豆作豉的情景和过程。明代诗人苏秉衡诗曰:“传得淮南求最佳,皮肤褪尽见精华,一轮磨上流琼液,百沸汤中滚雪花。”清代诗人李调元诗曰:“近来腐价高于肉,只想贫人不救饥。”这些千古佳句,表达了诗人对豆腐的依恋与向往之情。